以下是從網路上所截取下來的新聞及討論文章

討論的就是最近鬧的沸沸揚揚的大學生上課睡覺吃泡麵事件

"如果沒有了尊重"是蔡穎卿所寫的.BUBUTSAI是花媽很欣賞的作家之ㄧ~也是花媽心中的模範媽媽形象.他所提及的人與人之間缺少尊重確實是時下年輕人很大的問題.

最下面一篇"大學生這樣,該怪誰?"是朱學恆所寫的.他所表述的另一種思維:大學生已經失去唸書的目的及方向也值得讓我們深深省思!

 

當了媽媽之後都會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台灣教育的環境及問題

想到小花將來也許會跟隨台灣的教育制度成長

也不禁讓花媽心生警思!

台灣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??

我們到底可以做些什麼呢?

 

洪蘭批台大醫學生 上課睡覺吃泡麵

自由 更新日期:2009/11/10 04:09

〔記者胡清暉/台北報導〕擔任國內醫學院評鑑委員的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,近日在媒體撰文,質疑國內頂尖的台大醫學院「上課好像菜市場」,有學生姍姍來遲,還有人吃泡麵、啃雞腿、開電腦看連續劇、趴在桌上睡覺,她痛批「尸位素餐是最可恥的」,如果不想讀,何不把機會讓給別人?

憂學生不敬業 將來當醫生會害死人

洪蘭表示,全世界大學都在搶人才,香港的大學提供十萬港幣獎學金來台招募好學生,國際競爭這麼激烈,「我們的大學生卻沒感受壓力,上課睡覺的一堆『陣亡』,令人擔憂。」文中也指出,學生要「敬業」,父母出錢繳學費、國家出錢蓋教室、買儀器栽培,就要好好學習,這是一種負責任態度,不敬業的人,能力再好也不會成功,對醫生來說,還會害死人。

她並批評,早上八時的晨會,醫生們不但遲到,連白袍都沒穿,紀律鬆散令人咋舌。看這現象,就了解為什麼台大校長在歡迎新生時,講的是晚上不要熬夜、不要蹺課、要替媽媽洗碗等,這些是該對小學生講的話,假如大學生還要這樣教,能叫大學生嗎?

對於洪蘭的批評,台大醫學院院長楊泮池回應,願虛心接受,他也將文章轉寄給全體學生,強調有錯就要改,未來將以更嚴格的規範,導正學生的求學態度。不過,楊泮池也強調,課堂秩序不佳並非常態,絕大多數學生都很認真,希望外界不要以偏概全。

醫學院長︰有錯要改 但非常態

楊泮池說明,評鑑時看到的是下午一點半的通識課程「醫療與社會」,許多學生因前一堂課結束較晚,中午來不及吃午餐,才會有人遲到、帶食物到教室。

台大學術副校長陳泰然認為,老師上課規定不同,有些嚴格規定不得遲到或吃東西,也有老師體諒學生辛苦,不喜歡以權威壓學生,各有觀點,沒有對錯。

台大主秘廖咸浩表示,理工醫農的學生上通識課的態度也許有改善空間,這不只是台大的問題,也反映國內教育的普遍問題,因很多學生在高二分流後,就很少接觸人文社會學科,對國民素質有很大影響。

教育部次長林聰明指出,會請各大學加強改進。另有其他大學主管則指出,現在學生學習態度確實和早期不同,自主性高且愛聽不聽的。

 

如果沒有了尊重/蔡穎卿

如果沒有了尊重,相信很多事都無法結出真正的好成果。

上星期三晚上去三峽國中聽洪蘭老師演講之前,月仁打電話給我,因為她被自己教的幾個大學生氣到想聊一聊。之後,我們從教育有多難又談起洪蘭老師去維宸的學校演講時,曾當場要求不好好聽講的孩子安份下來。我相信,當老師對一個名校高中的孩子正色地要求紀律與自重的時候,她的心裡一定好難過。

當晚,在三峽國中,老師也曾在演講中途要求手機響起的聽眾關機,還記得當時老師是這樣說的:「我不會耽誤你們很多時間,我只是覺得國家花這麼多錢買一個先進的機器,我有責任把它介紹給大家。」我心裡覺得一陣難過,那責任兩個字讓我不能不聯想到聲音已經帶點沙啞的疲倦,老師下午已經講過一場三小時的演講,抵達三峽時還未用餐。遺憾的是,即使關手機的提醒已經出現過兩次,稍後仍有音樂鈴聲打斷演講的思緒。

接著,是今天有人傳給我的一段報導,節錄如下:

「學生也要敬業!」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,最近參與評鑑台大醫學院,發現學生上課姍姍來遲,還在課堂上吃泡麵、啃雞腿、打開電腦看連續劇、趴在桌上睡大覺,「這樣的上課態度,我們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?」 

台大醫學系助教把文章轉寄給系上學生看,有些學生認為是該檢討;也有學生覺得洪蘭太嚴厲,台大本來就比較自由開放,學生考試、念書還是認真的。 

教育部次長林聰明認為,上課吃東西、講手機的確不好,希望各大學督促學生改善。有人稱此為「開放的美式風格」,但林聰明說:「我是留美的,也沒有這樣。」

這篇報導讓我想起一段話:

自由和自由自在並不一樣。

Free is not the same as free and easy.

到底哪裡不一樣?我自己認為,就是失去了應有的尊重──對自己與對別人的尊重。

晚餐時,我們談起這件事。我問Abby她在不同國家念美國學校或去美國上大學時,上課吃東西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嗎?她說,高中時是不准的,大學因為有些課與課之間很緊,的確沒有時間用餐,所以老師會准許學生吃東西。但是,吃的人知道守原則,例如:食物沒有強烈味道、包裝沒有聲響和吃的禮貌。我問她,在賓大四年,可曾看過任何一次有人上課吃東西的時候不夠含蓄,使老師感到不受尊重,她想一想,回答我說:「沒有,從來沒有!」然後她笑著說:「如果我們必須搶時間吃東西,只是更想解決肚子叫的問題,因為那也會干擾別人。」我問她都吃些什麼呢?她說,就是餅干、穀物之類可以充饑、擋一下,別讓肚子咕嚕咕嚕叫的食物就好。她又說,遲到也一樣,不得已的事就會有相應適合的態度,絕不會毫不在乎、大搖大擺。

我不相信,如果有尊重、有含蓄, 洪蘭 老師會忍心讓認真聽課的孩子餓肚子;我也不認為那些大剌剌的行為應該被標籤成「開放的美式風格」。

 

 

朱學恆/ 大學生這樣,該怪誰?

 

2009/11/18 如果我們的教育體系和整個社會,從來沒有認真的給「為什麼要上大學」一個答案,那這些不知道自己為誰而戰,為何而戰的年輕人們,又怎麼能夠不睡成一片,吃成一片?因為他們寧願自己在別的地方啊!

【撰文/朱學恆】
 
 
 

二○○九年十一月十日《聯合報》的頭版新聞內容是這樣的:「學生也要敬業!」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,最近參與評鑑台大醫學院,發現學生上課姍姍來遲,還在課堂上吃泡麵、啃雞腿、打開電腦看連續劇、趴在桌上睡大覺,「這樣的上課態度,我們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?」

說老實話,這樣的狀況在大學中並不少見。要說這些學生沒禮貌或是不懂得職場倫理都可以, 但背後的原因沒有這麼單純。因為不到兩個月前,二○○九年九月十四日台大開學典禮時,《聯合報》的新聞是這樣寫的:「李嗣涔是病後首度公開談話,他指出,台大這幾年有一種不良的風氣,就是早上第一節來上課的同學很少,因為同學晚上熬夜上網,早上爬不起來。他期許大一新鮮人『早睡早起』,記取『一日之計在於晨』明訓,但台下學生還是抵不住瞌睡蟲,睡成一片。」

當然,同一則新聞有台大的學生說是因為前一堂課下課太晚, 來不及吃飯,所以只好買便當在課堂上吃。但我在企業中演講用的還是中午休息時間,工程師們都必須提早吃完飯再來參加,在聽眾中也不會看到有人帶便當進來吃啊!

光去指責非真正答案

這狀況絕對不是只發生在台大。如果你要用單純的這些年輕人就是爛草莓、承擔不了壓力、新世代就是這麼軟腳等等的理由去指責他們,是很簡單的方法, 但並不是真正的答案。

真正的原因很簡單,在大部分的狀況下,這些大學生來讀大學並不是為了自己。

我一年的演講次數大概有七、八十場,聽眾約莫二萬至三萬人,從高中生到上班族都有。高中生聽完一場生涯規畫的演講之後,多半最大的問題就是「為什麼?」為什麼我一定要讀大學,為什麼我在高中的時候要過得這麼不快樂?為什麼。而大部分的教育體系能夠給他們的答案是,你去做就對了,等你考上大學之後就知道了。

而大學生在聽完一場生涯規畫的演講之後,他們的問題是「沒有問題」。因為高中沒日沒夜的努力,他們已經累了,之前所有人都告訴他們上了大學就會得到答案,而他們已經上了大學,應該已經知道,但實際上他們還是不知道。但應該知道卻不知道是很丟人的事情,所以他們不敢問。而且就算問了又怎麼樣, 畢業之後還不是只能拿二萬二千元?

不知為何而戰的迷思

而且現在大學已經不是一個生涯的終點了,每位大學生都擠破頭想要去考研究所,所以他們都從大三就開始補習,補一整年的工數、電子學、微積分,感覺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時代。但就算你考上了研究所,畢業之後的碩士起薪,現在是二萬五千元。

這些大學生犧牲了大三、大四兩年可以玩樂的時間,又花了兩年的時間讀研究所,最後薪水增加三千元。平均努力讀書一年增加底薪七百五十元。如果社會的大環境是這樣,又從來沒有人認真告訴過你為什麼要讀大學,誰能夠擠出熱情來讀那些根本不明白為什麼要讀的課程,上那些根本不明白為什麼要上的課?

如果我們的教育體系和整個社會,從來沒有認真的給「為什麼要上大學」一個答案,那這些不知道自己為誰而戰,為何而戰的年輕人們,又怎麼能夠不睡成一片,吃成一片?因為他們寧願自己在別的地方啊!

如果我們從未認真的給「為什麼要上大學」一個答案, 光去指責新世代是爛草莓, 承擔不了壓力是不公平的; 他們不知為何而戰,又怎麼能夠不睡成一片, 吃成一片?

【完整內容請見《非凡新聞周刊》2009年188期】

創作者介紹
YY

♡ FLOWER's WORLD ♡ o。°

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